新安画派,于金斯敦办法博物院开幕

2020-01-19 作者:66159.com   |   浏览(172)

新安画派,明末清初之际,在徽州区域的画家群和当时寓居外地的主要徽籍画家,他们善用笔墨,貌写家山,借景抒情,表达自己心灵的逸气,画论上提倡画家的人品和气节因素,绘画风格趋于枯淡幽冷,具有鲜明的士人逸品格调,在十七世纪的中国画坛独放异彩。因为这群画家的地缘关系、人生信念与画风都具有同一性质,所以时人称他们为“新安画派”。 最早提出“新安画派”名称的是清朝康熙所间的艺术理论家张庚,张庚之后,人多沿用,“新安画派”遂成定称。新安画派成员众多,力量雄厚。画艺可观者近80人,其中卓然自成一家者约有20人,分为四个层面:先驱程嘉燧、李永昌、李流芳;画派领袖僧渐江;鼎盛期主要成员方式玉、王瘭素、吴山涛、程邃、汪家珍、戴本孝、吴龙、顺田生、程正揆、郑旼、汪之瑞、孙逸、查士标、汪洪度、雪庄;现代后继者黄宾虹。

图片 1

  山水册之三(国画) 明代 渐江

新安画派是明末清初活跃于安徽南部的绘画流派。现黄山市原称徽州,秦、晋时设新安郡,新安江又是这一代的重要河流,故又常以“新安”称之。明代的丁瓒、程嘉燧、李永昌等新安画家,崇尚“米倪”之风,枯笔皴擦、简淡深厚,当为新安画派的先驱。

云林宗脉新闻发布会

  文学艺术包括绘画,其本质都该是美而且都贵有个性,贵有自己的创造,贵有自己的风格。今人不必忙于替古人立派,今人更不宜给今人立派,还该只以真、善、美作为努力目标,各走各路,各创局面,各奔前程,去争取各有千秋。

渐江是新安画派的领军人物。清初张庚《浦山论画》云:“新安自渐师以云林法见长,人多趋之,不失之法,即失之疏,是一亦一派也。”而在此之前,诗人、金石家王渔洋即谓:“新安画家,多宗倪、黄,以渐江开其先路。……与查士标、汪之瑞、孙逸称为新安四家。”

渐江晚年代表作《晓江风便图》

  我想从徽州画家群与所谓新安画派谈起。

徐卫新《黄山画人录》云:明清以降,因政治的、历史的、文化的、经济的诸种因素,尤其以徽商的兴旺发达,在黄山脚下这片古老而又生机勃勃的徽州土地上,众多的先贤为丰富中国文化艺术宝库做出了卓著的贡献,其中尤以书画篆刻艺术最为突出。以渐江、查士标、程邃、汪无瑞、汪家珍、雪庄、郑旼、吴山涛、姚宋、祝山嘲、方士庶、汪梅鼎等代表的新安画家,冲破了以“四王”为代表的正统派“步履古人,摹仿逼肖”的摹古风气,高扬“师从造化”的大旗,以变幻无穷的黄山为蓝本,将中国山水无尽的情趣、韵味与品格生动地表现在尺幅之间,并且在结构与技法上亦打破了四王“三叠”、“二叠”等陈陈相因的公式,一反柔媚甜俗、奢靡华贵之气,开创了一代简淡高古、秀逸清雅之风,形成了中国绘画史上著名的“新安画派”。

孙逸《溪桥觅句图》立轴

  有人在看了我牵头撰写出版于2005年的《新安画派》一书中我所写的引言与后记之后,说我在引言中所表述的观点和在后记中所表述的观点是不一致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

新安画派产生的背景是多方面的。其中的一个重要源头,便是继承与光大了明代新安绘画大师汪肇、詹景凤、丁云鹏、吴左千、杨明时、程嘉燧、李流芳、李杭之、郑重、李永昌、郑元勋等先辈的优良传统。这些新安前贤或长期身居徽州,或长期旅行黄山,备受明山秀水之薰陶,悟出了山水之精神,自然与一味拟古囿古之风擀格不入。他们的作品乃至他们的言行,皆不同程度地、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后来新安画家的人品与画品,他们可以说是新安画派的先导。

山水画并非只限于对自然山水的客观描摹,而是抒写心胸中的丘壑,且以意为主,强调表现,意造境生,营造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的境界。山水之情,表现的更多是画家对理想境界的追求,是超脱于烦琐与庸俗社会的心灵居所。在九月五日,由澳门民政总署辖下的澳门艺术博物馆与安徽博物馆首度合作,举行云林宗派安徽博物院藏新安画派作品展。这也是新安画派首度走出大陆,向世界展示这个在明清美术史上影响深远的传统山水绘画流派。

  说得很对。其实,我是有意这样做的。

新安画派的大师们既以黄山的峭丽奇傲来表现自我,宣泄苦闷,又以黄山禅宗般的灵境表现超尘脱俗与忘我无我,同时又以黄山时动时静、变幻流畅的气韵表现音乐般的节奏与纯粹意义的美,这些看似矛盾甚至牴牾的东西,竟然在他们的作品中表现的极其和谐统一,因此,他们的人品与作品所能达到的覆盖面极广、渗透力极强、感染力极大,对于后来的中国山水画家,尤其是新安画家,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后期新安画派的主要画家有洪范、江蓉、汪滋、江彤辉等,直到现、当代,徽籍绘画大师黄宾虹、汪采白、江兆申等人的作品,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即是新安画派的延续,他们可以算作新安画派的杰出传人。

自2004年起,每年9月澳门艺术博物馆持续与国内大型艺术机构举办以梳理明清书画名家为主的大型展览,现已成为澳门的一个文化亮点。好像在2001年与故宫博物院合办的海国波澜清代宫廷西洋传教士画师绘画流派精品展和在2011年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合办的山水正宗故宫、上博珍藏王时敏、王原祁及娄东派绘画精品等。而本次展览则是带来120件套由安徽博物院珍藏新安画派的珍贵真迹。

  我一向认为,艺术包括绘画是不能有派的,因为艺术的本质是美,尤其贵在有个性、有个人风格的美。就画而言,如果许多画家的画作都是一个路数,都是一副面貌,那也许就不需要全部存活。画史上抓人眼球的画作都是由于它有不同众响、不同凡响的美。同一个画家特别抓人眼球的画作,也都由于它在其全部作品中高出一头,有它的特别精彩之处。而这样的画作,大抵是不依古法但横行的,吾自用吾法的,吾之为吾自有吾在的,是未画之前不立一格,既画之后不留一格的,甚至是长期积累,偶然得之的神来之笔,不仅空前,而且绝后的。

新安画派是明末清初时期在徽州地区(现黄山市)形成的一个区域性山水画派,代表画家有渐江、查士标、孙逸、汪之瑞等。这些画家基本上都是不满于清廷统治,不愿向清政府拖鞋的明末遗民。以程嘉燧、李永昌为首的天都画派为先驱,以渐江、查士标、孙逸、汪之瑞为四大家,以程邃、戴本孝等为中坚人物,以江注、姚宋、祝昌等为主要继承者,至第三代而式微。后来有以雪庄等为代表的新安变派出现于新安画坛。新安画派的传统精神与传统风格一直深寓于代代新安画家的作品之中,黄宾虹可以说是一位新安画派的总结者及开拓新安绘画新天地的大师巨匠。

  徽州这块地区,从唐代薛稷、张志和开始,经过五代的贯休和尚,宋代的朱熹、陈尧臣,元代的戴仲德、程政、杨鉴泉、朱璟、汪罕、金汝霖、程均敬、唐棣、邵谊、邵孜、石隐和尚、王胜甫,到明、清两代,画坛日趋繁荣,画家日渐增多,出现了程嘉燧等所谓天都十子、渐江等所谓新安四家,曾经形成一个达一千余人的庞大画家群。这个画家群经由民国时期的汪采白、张翰飞及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黄宾虹等,一直绵延到现在。这个画家群如果加上流寓在外的徽州籍画家及长期在徽州生活的外地画家,其数就更为壮观。

在技法上,新安画派由于受黄山多石疏树的自然景观影响,采用以线条为主的画法来描绘多角山形。但作品中刚劲硬朗、瘦削凝炼的线条明显则受版画刀刻线条的影响,从而使新安的绘画能以元人气韵,蔚宋人风骨;在焦墨的运用上有着其独到之处,在空间处理上亦擅长以虚代实,计白当黑,创造了一套独特的技法。

  我当时是想写这样一个画家群,而把书名叫作《徽州绘画》,求与《徽州建筑》、《徽州工艺》、《徽州戏曲》等书名一致。《徽州文化全书》编撰工作的顾问之一汪世清先生也表示赞成我的主张。只是因为未能在全书编撰工作的全体参与者之中形成共识,才以《新安画派》作为书名,并特别标榜所谓新安画派的。我也就只好在书中为新安画派的确立尽量构想说辞。但我在后记中还是贩了点私货,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本展览作品分三部分展出,包括:新安八家、群英、前驱‧后劲‧同道。清人张庚在《国朝画徵录》中把渐江、查士标、孙逸、汪之瑞四人列为四家。此提法突出了新安画家群体裡这四位成员的籍贯和共同的风格趋向,使四家合称之名不胫而传。但新安画派中风格各异的高水準画家众多,非此四人所能概括,故扩充之,增加艺术水平相若者四人:程邃、戴本孝、郑旼、江注,是为新安八家。

  把徽州画家群那么多画家都纳入一个所谓新安画派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样一来,已被画史列入扬州画派的徽州人汪士慎、罗聘,列入海上画派的虚谷,列入浙派的汪肇等,已被画史明白地说是董其昌入室弟子的江必名,以及画宗周臣的吴秋林、山水师王石谷的吴山,如此等等,我们就只能或者尽量不涉及,或者仅在附录的唐代至清代新安画家名录中列名与简介。而列入新安画派的画家,我觉得,说他们师法倪黄不够确切,因为师法倪黄的何止是他们,他们又岂止是师法倪黄。说他们在师法自然,但师法自然的何止是他们,他们也并非都在师法自然。说他们有明遗民情结,但有明遗民情结的,也不仅是他们,他们也并非都有遗民情结。说风格,新安四大家的风格就不一样。的确有姚宋、祝昌、江注等几位,学渐江学得很地道,但据此立派,也就只能叫渐江画派。而一味学渐江的总是不如渐江。

此八家皆为遗民画家:渐江风格萧疏澹逸,孤迥清寂;查士标风神懒散,气韵荒寒;孙逸简淡韵浓,涤尽俗尘;汪之瑞渴笔焦墨,苍郁悠远;程邃沉郁萧森,富金石气;戴本孝幽寂疏秀,气象清远;郑旼用笔疏简,意境淡渺;江注清逸伟峻,得渐江精粹。各以郊、岛之姿,行寒瘦之意,表达出超尘拔俗和苍凉孤傲的品格,较全面体现新安画派的气质和风格。

  黄宾虹曾经试过给徽州画家群定个什么派,但他也没有解决这个难题。

徽籍画家中具有新安画派特点的杰出画家还有很多,许多跟新安八家有师生关系或受其画风所影响。其中,师学渐江的有姚宋、祝昌、黄吕、吴定、汪朴、汪家珍和谢绍烈等;师学查士标的有何文煌等;受江注影响的有张儒等;参学程邃的有程鸣等。另外,长年披髮畅游黄山的僧雪庄画名直达天听,是新安八家之外的又一当世名士,受其影响的有释一智等。这些新安画家共同筑构了新安画派在明末清初时期的辉煌。

  他在1935年写过一篇《新安派论略》,发表在《国画月刊》第1卷第3期。他谈及新安派的特点是宗尚倪黄近雅独为清尚之风。但这样的特点,能说只是新安画家才有吗?新安画家又都是如此或仅仅如此吗?

前驱──早在渐江之前,新安画家已有尚倪瓒、黄公望的传统,其中卓有成就的不乏其人,如汪肇、詹景凤、李流芳、程嘉燧、李永昌等。

  他把新安自明代开始的一些画家分为四类:一、新安派之先明代新安画家,其中有丁云鹏、郑重、李流芳、程嘉燧等,可是他却没把所谓天都十子中的方式玉、王尊素、李永昌、吴山涛列上,而却列上了一个芜湖人萧云从。二、新安派同时者,其中列了戴本孝、程邃、汪家珍、谢绍烈、郑旼、汪樸、江注。他把天都十子之一的程邃放在了这里,又把渐江的侄子江注也放在了这里。既然说是新安派同时者,言下之意,这些人都并非属于新安派的了。三、新安四大家,指的是渐江、査士标、孙逸、汪之瑞。四、清代新安变派画家,提到的是程士镳、雪庄、程鸣、方士庶、黄椅、吴子野。

后劲──明末清初的遗民气节造就了清淡冷漠、意趣荒寒的新安画派独特风格。到了清中期,因为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新安画家在这种基调上有所变化,笔墨气势变得更广阔而富动感。画家如方士庶、叶灏、汪士通、江士湘、巴慰祖、吴云、汪滋等,他们跟随徽商云集扬州,对中国艺术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由此看来,新安画家中,有的是新安派之先的人,有的是与新安派同时的人,有的是新安变派的人,而新安四大家只是叫四大家,也没说这四个人是一派。那么,新安派中到底有些什么画家呢?或者说,到底有哪些画家是属于新安派的呢?黄宾虹不但没有解决难题,反而给后人出了难题。他晚年又写了一篇《新安画派源流及其特征》,但只是留下了一份手稿的残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同道──跟新安画家有着较密切交往的着名画家有萧从云、方以智、梅清、龚贤等。他们常与新安画人唱和交游,对双方的艺术思想和绘画风格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

  黄宾虹早在1926年曾写了一篇《黄山画苑论略》,刊于《艺观》第1期,署名宋若婴,这篇文章没提黄山画派,而是提黄山画苑。

安徽博物院副院长黄秀英介绍到,本次展出的新安画派精品有20%属于国家一级保护文物,其中亮点包括渐江晚年代表作《晓江风便图》。这张作品是渐江为好友吴羲将赴杨州送行之作,绘画新安江一带实景。该图笔墨瘦劲简洁,风格冷峭。画卷于继承和发展中国山水画南宗正脉的同时,丰富并强化了传统文人画的内涵及深度。代表了清初遗民画家的最高水平。启功评价这张作品犹如京剧中的梅兰芳一样,不能轻易出场。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此外还有孙逸晚年淡雅秀逸佳作《溪桥觅句图》立轴以及查士标流露内心空寂的《携琴幽居图》手卷等。《溪桥觅句图》立轴借唐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的青绿山水体格,设色淡雅,不似隋唐浓丽。构图的上实下虚既表现了晓雾初开的气象,又加强了空间。明显可窥见上承倪瓒、黄公望、文徵明。与同时代、同地区画家相比,亦独具个人风格。《携琴幽居图》是查士标年六十岁时所作精品。是卷取平远法构图,画面寂寥空阔,意境沉静疏简,使人深深感受到了画家孤寂的内心世界。明亡后,查士标的画风渐趋于萧寒冷逸,其将亡国之恨融进了自己的画风笔墨之中,以示一种内心世界的宣洩。

编辑:admin

本文由www66159.com发布于6615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安画派,于金斯敦办法博物院开幕

关键词: www66159.com